星也.

专注产粮。
努力现充。

这六篇都删辽,不敢在开车的边缘试探。
这条纯属是截图留个纪念。

剩下半个月,三篇文预定,我在路上了。
不咕不咕。

#林城步x元午#

#我就是来借个火##林城步x元午#

*ooc ooc ooc预警

*私设一堆



    夜色四合,白昼将退时,顺手泼洒了浓黑的墨汁,将天空涂成了夜色沉沉的模样,再把月亮高高挂在了天际。楼宇间霓虹闪烁,路灯与各色灯光交织在一起,铺成了一道道纸醉金迷的路。

    汽车轮胎碾过落在路面上的枯叶,车速慢慢地降了下来,最后几乎是以龟速行驶在公路上。

    林城步看着前面打打闹闹不正经走路就会死的几个小年轻无奈地按了几下喇叭。

    短促又刺耳的喇叭声让几个压马路的少男少女们迅速回头看了身后一眼,众人又嬉笑了一阵才推推搡搡地走上了人行道。

    林城步一打方向盘,车子又保持着原来的车速拐进了18号所在的小街里面。

    今晚加班加得挺晚,估计这会元午已经开始了第二轮表演了。

     这门都没推开呢,就能听到从18号里传出来的来自元午迷妹迷弟们的嚎叫声了。

     林城步转了转车钥匙,推开门走了进去。

     果然像往常一样,一溜人都堆在了一块,把吧台那片地里里外外围了个密不透风。

     林城步正打算再发挥一把元午头号迷弟的热血风范——咬咬牙就一头往里挤。也不知道是谁眼尖发现了他,一姑娘突然大声喊了起来,兴奋激动得声音都变了调——

    “哎!林哥来了!快拦住他!承宇哥快找人拦住他!”

    但凡在18号喝过那么一两次酒的人都知道,这里的酷哥调酒师元午有一个迷弟型的帅气男友,他这位男朋友晚上一旦有空,吧台最前边那个位置他铁定是坐得最稳的,不管有多少人,林哥总能大杀四方快准狠地占据有利地形,从而享受到来自男朋友的第一杯特调。

     由此可见,诸位迷弟迷妹们的眼中钉有多难拔,以至于让这位姑娘一发现正主就心惊胆战地招呼江承宇把林哥拉走。

     出师不利的林城步还是头一回遭遇这种被反杀的状况,元午带着戏谑的目光看过来时,他也只能耸耸肩然后像个巨星似的被大齐一路虚抓着胳膊给拉到了角落的那个座位前。

     江老板早在这坐着了,端着酒杯看戏还看得挺上瘾。

    “什么意思啊这是。”林城步把手机钥匙都掏出来放到了桌子上,“你们这群棒打鸳鸯的狼人。”

    “你这元午后援会会长暂时隐退一下啊。”江承宇给他倒了杯酒,“再这么下去我这酒吧就得倒闭了。”

    “拉倒吧。”林城步按住了他倒酒的手,把杯子里刚刚倒出来那点酒又全部倒进了江承宇的杯子里,“我不喝酒——大齐给我拿瓶可乐过来。”

     “你今晚开车啊?”江承宇问。

     “嗯。”林城步松开手,伸长脖子往吧台那边看了一眼。

    “你看这鸳鸯分开了还这么如胶似漆呢,你下次别老往前边挤了,给新人一点机会。”江承宇说。

    “大家凭本事追星。”林城步看了他一眼。

     “你家属这特权用不完了啊。”江承宇喝了口酒,又来劲儿地问了一个困扰了他两三年的问题,“你跟小午到底谁鸳谁鸯啊?”

     林城步挑了挑眉,接过大齐递过来的可乐打开了,他拿着可乐罐往江承宇的杯子上碰了一下:“我跟他谁鸳谁鸯我不知道,但你跟常语你俩谁鸳谁鸯我倒是知道的。”

     “啧。”江老板点了根烟,看着他,“别挤兑我啊,我现在还真没什么感觉了。”

    “那不应该的吗,都磨合这么久了。”林城步笑了笑,“话说回来,今晚老板娘怎么不在?”

     林城步看了一圈也没发现常语的影子,按理说,迷弟二号这会也应该被揪出来了才对。

     “加班。你懂的,你们这些厨子居然也三天两头加班。”江承宇皱了皱眉,“昨晚回太晚了,现在在家里继续睡着呢。”

     “你跟元午对厨子到底有什么误解?我跟你……”

     林城步捏着可乐罐,正打算跟江承宇好好科普一下关于厨师这个行业的小知识,就被吧台那边一下又一下的音浪给打断了。

     “看来这是有人抢到了第二杯特调啊。”江承宇说。

     元午的第二轮表演结束了,吧台最外边那圈人都散了,只有里面那一小部分人还围着元午在兴奋地说些什么,还时不时地往角落这边看过来。

     林城步盯着看了一会,正打算起身走过去,却见元午手里拿着杯特调奶茶走了过来。

    “稀罕。”林城步抖了抖腿,“爸爸我也有特调。”

    “得亏我有对象,不然得让你俩虐死。”江承宇也跟着看了一眼吧台的方向,然后低头按了几下手机。

    “抹茶的。”元午在林城步旁边坐下了,把特调放到了他眼前。

    “掺酒没?”林城步拿起来嘬了一大口。

    “没掺,待会你还得开车。”元午说。

    “小午喝杯酒,你今晚不开车。”江承宇腾出一只手来给空杯子倒酒,然后把杯子推到了元午面前。

    “新酒?”元午拿起酒杯晃了晃。

    “对,我那还有一瓶新的,打算送给常语的。”江承宇说,“你先试试怎么样。”

    “酒你俩慢慢尝吧,元午今晚不能喝酒。”林城步心满意足地把奶茶放下后,又抬手把元午拿着的酒杯给拿了下来。

    “……”江承宇有点儿无语,“哎你怎么回事啊?他今晚又不开车,喝点酒怎么了?”

    “你是不是不待见我这酒?你不喝他也不喝的。”江承宇握着手机的手指了指林城步。

    “我今晚不能开车,我醉了。”林城步说。

    “醉了?你今晚没喝酒啊。”江承宇愣了,转头问了元午,“你这特调里不是没掺酒吗?”

     元午勾了勾嘴角,摆了摆手没说话,只是拿起了桌面上的车钥匙往后门的方向走了过去。

    “我醉元午眼神里了,太迷人了。”林城步也站了起来,“走了啊。赶紧回家找老板娘去吧你。”

    “……”江承宇低声笑骂了句“操”,“扶好点你的腰啊,别他妈骚断了。”


  ·


    “快看看我的腰还在吗?”林城步快速走了几步跟上了元午,笑着把手搭上了他的肩。

    “看不到了。”元午说。

    “怎么就看不到了?”林城步看着他。

    “因为我眼里都是你。”元午看着他,但说完这句话后又迅速把头撇开了,一大把年纪了,说这种话挺臊人的,“我这是从‘小步步情话一百句’里学的。”

     林城步愣了一会才反应过来,然后头抵着元午的肩膀笑了半天都停不下来。

    “大叔,‘小步步情话一百句’里没有这么土的情话。”

    “啧,爱听不听吧。”元午说。

    “你说在这接个吻会有人看见吗?”林城步问。

    “接个吻能让你宛如置身动物园,亲一口是没问题的。”元午说。

    “行吧,那就亲一口。”林城步迅速凑到元午嘴边啃了一口。

    “这黏糊的。”元午按下了遥控器,车子短促的响了一声,“去超市买东西吗?”

    “不去了,我买好黑糯米了,待会回去泡着就行了。”林城步打开车门坐了进去。

    “粽叶啊板栗什么的呢?”元午坐进驾驶座,发动了车子。

     “明天早上再买吧。”林城步说,“现在超市哪还有得卖啊,不新鲜。” 

    “行吧,听林大厨的。”元午笑了笑,“我好久没吃粽子了。”

     林城步“啧”了一声:“这才一年,去年的蛋黄肉粽忘得这么快。”

    “你别说,你一说我就饿了。”元午按了按肚子。

    “待会回去做点宵夜,我也有点饿了。”林城步又凑到元午面前亲了他一口,“现在回家吧,大叔。”


  ·


    估计是昨晚吃的东西太杂,一大清早的,林城步的肚子就闹腾起来了,疼得跟怀胎十月似的。

     在上了个厕所又吃了点药之后,总算把造反的胃给镇压下来了。

     睡美男元午还在熟睡中,俨然忘了今天是星期一,是该他准备早餐的一天。

     轮流做早餐还是元午提出来的,虽然林城步并不觉得一年四季给男朋友准备早餐有多累,但男朋友体恤自己并主动提出轮流做早餐这种行为还是很窝心的,就跟每天早上都能抱着元午在软绒绒的被窝里打几个滚似的舒服。

     林城步也没打算叫醒元午,把黑糯米沥干水拿出来后他开始着手准备两人份的早餐。

     热牛奶的时候元午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卷发走进了厨房。林城步把之前热好的一杯牛奶递给了他:“外面坐着去,早餐好了。”

    “你怎么起这么早?”元午喝了口牛奶,把流理台上放着的早餐端了出去。

    “肚子有点疼,疼醒了。”林城步把牛奶拿了出来,再抽了两双筷子,走出了厨房。

    “吃药了吗?”元午皱了皱眉,“咱俩这月没体检呢吧?”

    “明天就去检。”林城步说,“今天先把粽子包了。”完了之后夹了个蛋卷放在了他碗里,“快吃,吃完陪我去超市。”



     “加点虾仁吧。”元午推着超市里的小推车,凑到冰柜跟前看了一眼。

     “那拿一袋吧,记得看日期啊。”林城步把板栗放进了推车里,“我去拿粽叶。”

    他俩磨蹭得久,快九点了才出门去的超市,这个时间点猪肉都抢不上新鲜的,虽然林城步今天打算买的不是猪肉,是粽叶。

     好在懂包粽子的家庭主妇们买粽叶的主攻区域是菜市场而不是超市,现在摊在林城步面前的粽叶也都不是被挑剩下的,但还是架不住超市人多,一个端午节,硬是给挤成了春节的模样。

     林城步仗着人高手长,以及1.5的好视力,眼疾手快地在俩大妈旁边“唰唰”地摞了一沓粽叶。

     跟打架似得,结完帐走出超市的时候林城步还怕大妈冲出来胁迫他把粽叶交出来。

    “你刚刚慌得跟被狗撵似的。”元午把林城步polo衫的扣子解开了一粒,又扯了扯他的衣领给他散热,“扣这么严实也不怕热着。”

    “我刚说穿个大背心下去超市你还不给。”林城步瞪着他。

    “小老头儿。”元午挑了挑眉,拎着东西走出了电梯,“我这几年居然还没能让你的衣品往时尚的边缘靠近一点点。”

    “往后日子还长着呢,你得慢慢教。”林城步说。

    “话说回来,你男朋友是大厨,你做饭的水平也没见长进多少啊。”林城步从兜里摸出钥匙,把家门打开了,“隔壁小孩听了都哭了。”

    “没办法,有人乐意惯着。”元午顺着他的话杆子往上爬,给足了小步步面子,“隔壁小孩长大了我也还是没长进。”

    林城步看了他一眼没说话,把前天腌着的五花肉放到流理台上后才转身看着元午:“大叔,我能唱歌吗?”

     元午也看着他:“唱就抽你。”

    “我爱你,爱着你,就像老鼠爱大米——”林城步没搭理他,开始一边乐呵地唱歌一边把粽叶放到水下冲洗,然后准备放进锅里煮,期间还不忘对外面整理食材的元午嚎一嗓子,“宝贝儿你把板栗拿过来洗一洗!还有把虾仁拿过来给我!”

     “你他妈给我换首歌!”元午无奈地叹了口气。



    “林大厨要开始表演了。”林城步对着码得整整齐齐的包粽子的食材拍了个照后把手机递给了元午,“帮我发个朋友圈。”

    “文案呢?”元午点开了他的微信。

    “就,今年是黑糯米板栗粽吧。”林城步说。

    “好了。”元午放下手机后也拿起了粽叶准备包粽子。

    “你手真好看啊。”林城步瞥了一眼元午的手。

    “需要我夸回来吗?”元午也盯着林城步的手。

    江承宇说过林城步像模特不是没道理的,先撇开林城步的身材和长相来说,单单是这双手,就是双上得了台面的手。

    修长,白皙,骨节分明。

    特别是这会包粽子的动作,一抓一放都非常的赏心悦目,这粽子还没开始煮呢,就仅仅是因为这双手触碰过的,看起来就已经像是很好吃的样子了。

    非常能唬人。

    不过这些话元午没敢跟林城步说,一个一兴奋激动就会嚎《老鼠爱大米》的人,在听了此等像模像样的吹捧后,指不定会膨胀成什么呢,怕是得飞上天给太阳唱《三天三夜》。

     这臭屁性格很闹心了。

   

    林城步准备的食材量不多,包出来的粽子刚好够他们俩和林爸林妈还有江承宇等若干朋友尝个鲜,再多一个也是没有了。

    粽子熟了之后林城步拿了一个出来放盘子里剥开了,撕开了粽叶的粽肉泛着澄黄色,软糯的表面晃悠悠地飘出一缕缕的热气。

    林城步拿筷子夹了一块中间的粽肉给元午,“我觉得我应该再加点绿豆上去的,你先尝尝。”

    “好吃。”元午竖了竖拇指,“好吃得我都忘了去年的蛋黄肉粽是什么味儿了。”

    “还是少了点绿豆。”林城步眯了眯眼,抽着气把烫嘴的粽肉给吞下去了,“我去舀汤。”

    “这样端午节才算是齐活啊。”林城步把竹笋虾仁白菜汤给端了出来,又重新给元午剥了个粽子,“完美吗,大叔。”

    “完美。”元午笑了笑,喝了一口汤,“这日子过得舒坦。”

    “林大厨可以c位出道了!”林城步发出了骄傲的声音。

    元午没说话,慢条斯理喝完小半碗汤之后才擦了擦嘴往林城步那边靠了过去,手搂住了林城步的脖子把他拉得离自己更近了一点,然后笑着吻了上去。

    “多谢林大厨。”




END.


#星也#




————————

(本菜狗感觉自己间接式的当了回大厨……在各位会做饭做菜的大可爱们面前班门弄斧了非常不好意思,就,当小学生作文看看吧(比心

我会努力的。

《半生颠转》
#填词##竹木狼马##张夏同人#

原曲:《爱情转移》-陈奕迅
填词: 星也


·
期许过几枝海棠
感情系着希望
青葱时光慷慨用心去丈量

青鸟欲振翅飞翔
衔来赤诚信仰
纠缠成了心意相属的形状

年少时爱得坦荡
接吻显得莽撞
一呼一吸浇铸出情字滚烫

床笫间云被翻浪
恣意不念过往
熹微处把酒言欢半生时光

赠一朵玫瑰芬芳
它于晴空下热烈留香
让藤蔓在红尘中野蛮生长
眼眸中盛着星光
闪烁着柔情万丈
带一点小情调的轻声哼唱
关于你都镌刻在我爱你的胸膛之上
又梦回被汗水打湿的球场
海棠落满你衣裳
品尝你情动的模样

我们都勇敢
这爱情旅途通坦
一定能走完


·
疾风又拂动回廊
相片磨损几张
浮光掠影恐慌似大梦一场

纸张上署名几行
红了半生眼眶
寄不出的信件周去又复返

病魔总太过猖狂
湮你带笑模样
猝不及防闯进的白色病床

年少时到底轻狂
誓言碎成两半
喧闹欢乐场剩我独来独往

回忆撕碎成过往
追溯不到后半生时光
可笑秋雨下得太慌张彷徨
荒唐落在我心上
哭声浸融着念想
梦魇时总眷恋有你的温床
离别是地老天荒猝然颠转碑字三行
孤身日夜痴心渴求你相伴
可天偏不遂人愿
颠沛流离尽数拆散

我还是想你
想吻你温柔脸庞
是痴心妄想


·
描绘的半生时光
颠转只落得肝肠寸断
等待无情岁月的一个答案
流言纷乱似刀枪
狠戾得势不可挡
最无奈你承受这罹难虚妄
痛苦不过生死两茫取代了执手相伴
兜兜转转惊醒你不在身旁
余生我独自思量
拥着你的爱意满腔

我从不失望
思绪同你在天堂
爱情多膨胀

希望你勇敢
这痴绵情思苦汤
我独自去尝



星也
2018.07.25

处于艳阳的对立面,生性多疑,诸多猜忌。 

苟且于尘世,不甘随波逐流,如履薄冰。

废柴星也在线胡说八道。